生有反骨 活存逆鳞
 



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啊朋友们!!!!!

想花钱
想买衣服
想吃遍km走廊
想逛很大很大的超市
想养一只猫
想自己一个人住
想做自己的主
想去远的地方
想被这个世界忘掉
想花钱

继科儿的舔屏向(✿◡‿◡)

信息素是巧克力味道的 你们闻出来了吗(✿◡‿◡)

  @摩古_ 悄悄艾特一下我最爱的画手太太(✿◡‿◡)

突然看到这图心生感慨
初恋和现任成了好友
有种兜兜转转回到原点的感觉

青山不改
绿水长流

【凯歌】一次别离 <上>

“也许相爱本来就是两个人最坏的相处方式”


😔

阿穿终于不刷淘宝了:

1、算是知乎体的联动文,所以走向都定好啦
2、我不知道为啥要写这玩意,我就是好想写分手戏
3、作天作地,ooc预警,慎入
4、与演员无关无关无关

一次别离

又是一个开机仪式。
烟熏火燎的,每个人各自祈祷,有多虔诚,自己才知道。
他已经记不得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场合,起初默默无闻的配角到如今也熬成前辈的模样。
仪式结束,乱哄哄一片,有人忙着相互打招呼,有人已经开始收拾设备道具。
新搭档的男二之前没合作过,隔了两个人在看他。
他善解人意地走过去,主动伸出手,“你好,我是王恺。”这介绍真挚却客套,反正没人不知道他是王恺。
对方也伸出手,“王老师你好。”青年的眼神里藏一丝极其细微的局促。
他便微笑着与他闲聊几句,努力释放善意。
恍惚间,好像这场景似曾相识。
只是不知不觉已交换了位置。
这是王恺出道第十五年,面对纷乱片场,终于身心疲惫。
身体的疲惫已经习惯,心累却无药可医。
大概是时候休息一下了。他想。

新戏是悬疑剧情片,女主只需充当花瓶,大量的对手戏都集中在两位男主身上。
他的新搭档在开拍第一周偷偷诉苦说每天晚上背台词背到失眠。
话是这么说,对戏时还不是一字不差地背下来。
这个行业竞争太惨烈,背后关系又错综复杂,年轻人不卖力点随时可能被淘汰,这种危机感如同鞭子一样抽着人往前走,一刻也不敢停。
也许只有特别任性或意志坚定的人才敢在逆水中停下来。
就像那个人一样。
他嘴角无意识地勾了勾,然后几乎是习惯性地看了看手机。
当然没有那个人的消息。
实际上在进组之前两人才吵过一架,没什么大事,无非就是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冲突。
这种小冲突在这一年里出现的频率太高,高到他们自己都有些习以为常。
冲突,冷战,各自分开忙碌,然后跳过和好的步骤又重新在一起。
好像一次别离和重聚就能把问题都掩盖了似的。
彼此都知道争吵毫无意义,也不能改变任何事情,却非要大闹一场,不知道算不算是变相地释放压力。
王恺疲惫地捏了捏鼻梁,斟酌了下语句,给那人发了个服软的信息。

胡戈收到了微信,是王恺对他特有的哄小孩似的语气。
情侣吵架总要有人先退让,但退让却并不代表就认同了对方,有时只不过是给对方的一个台阶和讯号而已。
王恺已经把讯号传递过来,台阶也已经铺好,仿佛做到这点就算仁至义尽,不管对方接不接受,在下次争吵时就已经足够拿出来当“我一直在迁就你,我比你更在意这段感情”的证据。
王恺总是这样,体贴地不肯让他难堪,在关系的最初是宠溺,如今变成习惯却仿佛成了不走心的迁就,弄得好像每次争吵他都是无理取闹的那一个。
这条信息的作用无非就是息事宁人,粉饰太平。
他冷笑了下,只装作没看到。
没看到也正常,毕竟各自都忙碌,有时王恺的行踪近况粉丝们比他知道的更多更快。
上一次他们吵架的由头也是因为他在微博上看到粉丝路透,王恺在一个活动现场偷偷按着胃的照片。
那天微博上粉丝们在大呼心疼,黑子们在嘲笑他卖惨,很是热闹了一阵。
胡戈顾不上这种网络狂欢,他身在另一个城市只能在夜深时和他通个电话,王恺在电话里千依百顺地答应他过两天抽空去医院看看,结果和之前的无数次一样,好了伤疤忘了疼,去医院检查的事情又一次不了了之。
忍痛工作是敬业,可不把自己的健康当回事就是对自己和别人都不负责任的行为。
而王恺觉得这是再小不过的事情,忘了就忘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两人因为这种破事吵了一架,翻出这几年来王恺到底答应过他多少次结果一次也没履行,又翻出胡戈多少次为了点破事就大发脾气,我对你付出过多少,你又是怎么回报我的,最后上升到“既然大家认识这么不同,那到底还要不要在一起”的高度,最后不欢而散。
情人间闹别扭总是你死我活,有时一句话就足够世界崩塌,但往往在折磨对方的时候,更多是在折磨自己,拿各自的爱意与伤害相互对垒,感情就是这样在拉扯中一点点耗尽。
也许相爱本来就是两个人最坏的相处方式,人们在爱的名义下毫不掩饰甚至变本加厉地索取和伤害,在对方面前袒露自己最自私,暴戾,却又脆弱的一面,毫不留情地攻击对方时却也将自己的弱点交付出来,就看谁比谁狠心,谁比谁绝情。
最终双方伤痕累累,脆弱到不堪一击,再遇上一点离别,一点嫉妒,一点怀疑,一点压力或者一点小误会,说散也就散了。
普通情侣都是如此,何况他们还比普通情侣有更多离别也面临更多诱惑,甚至都见不得光,一切全靠双方坚定到盲目的信任支持。
这种信任到底能持续多久呢?王恺不会想,胡戈不敢想。
这几年他们的关系掩藏在国民cp的全民娱乐之下,有许多人说他们在卖腐赚人气,可谁知道他们真的在一起,那些相视而笑那些提起对方时的神采飞扬都是发自真心。
当初的甜蜜都是真的,而现在的疲惫也是真的。
据说每一段感情在度过最初的甜蜜期后都会经历一段不停争吵的日子,这就是传说中的磨合期,有些人磨合过了就能更亲密地在一起,而磨合不了的,就等来分手。
王恺从来不信这些,他说一切所谓的感情分析都是胡扯,每段感情都不同哪有什么规律可寻。
可就这样一个人居然相信星座,他说,狮子座和处女座,吵吵也很正常。
王恺一向心宽,而胡戈却想得太多。
他常常想是不是因为彼此越来越熟悉,在对方面前也越来越毫无掩饰坦诚相对。
没有伪装的灵魂往往不够完美,往往脆弱,多疑,不停地在尖叫,我已给你全部,你有没有拿全部来给我?
终有一天,会声嘶力竭。
有时候胡戈甚至会想是不是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够好的恋人,一个占有欲和控制欲都太强又太过在乎对方的坏恋人。
他不知道王恺现在是怎么看他,他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时总觉得眼前的人有些陌生。
也许相爱太过用力,老得也会特别快。
胡戈摸了摸自己没剃干净胡茬的下巴,讽刺地笑了一下。

王恺的戏份在两周后稍稍松了些,中间放了他两天假,经纪人毫不怜惜地见缝插针安排了某奢侈品牌新店开张的活动。
但他一点都没介意,反正他本来也是要去上海,有个活动能让他光明正大地去总比独自去却被查出行程的好。
他与胡戈这些年在一起从未向任何人公开,包括两边经纪人和团队。
哪怕已经心照不宣都没人主动捅破这张纸,所以也从来没人会在他们面前就这事打趣或开玩笑。
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
他们一致认为感情是非常私人的事情,没必要向任何人报备。三十几岁的成年人要在一起早已不需要征得任何人同意,也根本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
不是没有人旁敲侧击地问过,王恺态度配合口风极紧,而胡戈干脆向团队放话说,你们的工作是保护我而不是干涉我。
胡戈一直有点我行我素的小任性,这点小任性当时在王恺看来简直可爱得要命,而现在他依旧是这样任性,却怎么就变了味呢?

飞机抵达上海是晚上11点,等到了市区已经过了12点,王恺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经纪人住酒店去了。
太晚了,明天上午还要赶去品牌新店,不能太灰头土脸。
他给胡戈发了条微信说太晚了今晚就不回来了。
他与胡戈在上海有一处共同的住所,被他们称作“家”的地方。
胡戈负责买房他负责装修,当时胡戈坏笑着说这是上海婚姻的标配,男方买房女方装修,哦,还差一辆车。
结果他还真在上海买了辆车——哈雷摩托车,送胡戈当生日礼物。
这个女方太给力了。胡戈跳到他身上给了他一个使出浑身解数的热吻。
然后他也身体力行地要他解释一下到底谁是女方。
那个地方发生过太多热情又甜蜜的故事,王恺有时一想起来都会忍不住笑意。
他看了眼手机,胡戈没回复,可能是没看到。
一周前他们之间的冷战结束,重新开始有一茬没一茬地在微信上搭话,大家都忙得很,没及时回也很正常,王恺毫不在意地去洗澡了。
第二天如同打仗一般地去参加了活动,又应付完了群访,终于在下午两三点完成工作可以回家休息。
他没想到的是胡戈竟然在家,那人就坐在客厅沙发上,可能是在看电视,逆光,漂亮面孔落在阴影里,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但他的声音又冷漠又讥讽,“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回来了。”

胡戈原本这两天也有工作,但王恺说他这两天能回来,就硬是推掉了。
热吵冷战刚过,总要有人主动表现下,他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好啊,这两天我刚好有空,家里见吧。
然后亲自下厨准备给他一个惊喜,结果一直等到十二点多就等来一句“太晚了,不回来了”。
他当然知道王恺是因为忙,甚至他如果硬是赶了回来第一个心疼的人也是他,但他就是不能接受这样一句轻飘飘的话就把他打发了。
有一种人,在恋爱关系中一直不能被满足。往好了说是缺乏安全感需要对方不停肯定,往坏了说就是动不动要作天作地。
胡戈知道自己就是这种人,在开始的时候,可能也没想从对方那里得到什么,但真的在一起了,得到了,就会想要更多,更多。
或许是因为爱,或许只是因为匮乏安全。
我们都觉得这样的人太自私,太霸道,但可惜的是,我们自己本身往往就是这样的人。
但换个角度想想也没什么可耻的,如果爱情不自私那还不如去当和尚普度众生好了。
“怎么了?”王恺莫名其妙地问。他常常在谈起感情问题时头头是道,仿佛什么都看得透彻,嘴里一套一套地很唬人却在自己真的遇到问题时慢个半拍。
胡戈没理他,只冷冷地看他。
他被看得心里发慌,疾步过去试图抓住他的手,可是他刚抓住他,胡戈就挣开了他。
王恺看看他又看看自己的手,心里莫名地一震,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他们弄丢了。
那个东西在他们尚未在一起时在他们胸口蠢蠢欲动,在他们终于在一起后在他们身体里横冲直撞,让他们旁若无人地相视而笑,让他们不分场合地冒险只为偷一个吻,可就在刚才,就在胡戈挣开他的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那个东西从他们的手中滑落下来,他甚至听见了小小的一声碎裂的声音。

那次他们没吵起来,王恺有点失魂落魄,胡戈便跟着于心不忍。
但不愉快始终存在,却被刻意忽略。
他们心照不宣地跳过了和好的一个步骤,谁也没再提这件事,又试图弥补过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尴尬地过了一天后,两人几乎迫不及待地各奔东西。
之后仿佛为了避免见面难堪,各自工作都排得密不透风,只在微信上不痛不痒地聊几句,连发出的表情都带着满满的尴尬。
直到那部剧情片杀青他们也没再见上一面。
王恺难得有了三天假,原本应该在北京的家里昏天暗地地睡上一睡,但鬼使神差地他给胡戈发了个微信,“你在家吗?”
“不在。”胡戈干脆地回复。
王恺有些怅然若失,他真想见见他,有些事还是当面说开比较好。
虽然胡戈不在,可他依旧决定回家,哪怕人不在,回家的感觉依旧不可取代。
他独自从北京回了上海,疲惫不堪,几乎在回去的出租车上睡着。
他们所在的小区也许是为了保护业主的私密性种植了许多绿化,入夜后路灯就掩在浓密树荫下,暖色灯光又暧昧又疏离。
王恺没心情欣赏埋头赶路,他太累了太渴望在他们的大床上躺一躺。
进电梯,开门,关门,到家门口,扭动钥匙,推开门。
家里竟然有人。
客厅没开灯,但厨房有灯。
王恺小心地关上门,轻轻地走去厨房。他没出声只是怔怔看着那人。
胡戈在里面煮泡面,他仿佛有些走神,在一片热气腾腾里拿筷子胡乱戳着面饼。
王恺觉得自己眼睛也被那热气熏得有些湿润,他不由自主地走过去轻轻从他身后环住了他,就像他之前常做的那样。
胡戈一震,却没有动也不敢动,直到王恺在他肩上印了一个吻,他仿佛才终于确认了身后那个人真的是王恺。
他转过身张张嘴想说什么,可王恺把食指按在他唇上,郑重地向他摇摇头。他原本也以为自己有许多话要对他说,但此时此刻他看到他的这一瞬他突然意识到他想见他并不是真的想和他谈谈,他只是想他了。
也许的确什么都不用说,胡戈不用向他解释为什么他会出现在家里,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他们想念对方的心情本来就是一样的。

查看全文

打印照片的时候被当成神经病了哈哈哈哈

居然999粉了

你们有什么想不通的要fo一条咸鱼啊😂

第一千个小可爱

你有什么想看的梗么(๑´ㅂ`๑)

待会儿删tag

【诚台】台花的早晨 02

我欢呐 😃
时光飞逝
已经到“明天”了哦(擦刀ing)

白日梦:

依旧没能写完qaq肝到两点觉得整个脑子都懵掉了


@稻场 迟了几天我场不要介意嘤 @摩古_ 生日快乐么么哒


 剩下的请让我明天起来再战【你走开






正文正文




明台起床时很淡定。


他早已习惯自己不那么平常的早晨,千奇百怪的身份,以及随之而来的种种麻烦。所以今天早晨一睁眼发现世界变得清晰又广阔时,他也只是摇了摇尾巴,好奇了一下自己今天的身份。


等等,他刚刚,好像晃了晃,尾巴?


明台缓缓低头,一条雪白的尾巴正乖巧地环在他腰间,在他视线落及时还轻轻动了一下。明台僵着身子盯了它一会,猛地惨叫一声:“喵——”那条尾巴也像是受到惊吓般的炸了毛,直直地竖到他身后去了。


冷静点,明台对自己说,不就是多了双猫耳和猫尾嘛,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可是连女装都变过,冷静点,这没什么...的?


然后他对着镜子发出了今天早上的第二声惨叫。


还是“喵——”的一声。


等到早餐结束明台还没有下楼时,大家就知道恐怕又有什么情况了。上次明台这样,还是他变成了个女孩,他谁也不愿意见,饭全是明诚送到门口的。至于为什么大家都知道那天明台变成了女生,明长官表示,他只是关心自家弟弟而已,而且大姐手上的明台女装照片真不是他拍的。


明镜冲明诚点点头:“阿诚啊,你去看看明台。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接着转向那边明楼,脸色一下变得严厉:“笑什么,赶紧去给明台请个假,就说他今天不舒服,不去上课了。”


明诚小心地憋着笑应是,那边明楼被大姐训的老老实实地帮明台请假——反正明台请假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他请得倒也顺手。


明诚推开门时,正看到他家小少爷喝醉了似得晃晃悠悠撞上床柱,得亏明诚伸手及时他才没把自己摔地上去。明诚将人扶稳才敢开口:“这又是怎么了我的小少爷?大早上的喝醉了不成?”


明台埋在他怀里,头上一对耳朵耷拉着,闷闷地开口:“我也不知道...”


明诚忍不住捏了捏那对耳朵,软软的,手感不错。明诚这样评价着,然后在明台尾巴整个炸开来的同时转移了话题:“你今天是变成猫了?可是猫的平衡能力应该很好才对,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明小少爷迅速被转移了注意力,他抬起头,犹豫着开口:“我把胡子剪了...”


明诚抬起他的下巴,果然两腮上还留着没剪干净的一点胡子。明诚不由叹了口气:“猫的胡子可不仅仅是装饰用的,你怎么就给剪了,这下好了,你怎么走路?”


“那不是没想那么多嘛。”明台嘟囔着,尾巴没什么精神地耷拉在地上。明诚摸摸他的头:“行了,大哥大姐还在下面等着你呢,我带你下去。”


“我这个样子怎么下去...阿诚哥你不会想我摔下楼梯然后滚着下去吧...哎哟!”明台话没说完就被明诚在脑袋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明诚在他前面蹲下身子,道:“上来吧我的小祖宗。”


“哎。”明台笑眯眯地应了一声,就心安理得地扑上去了。


他们俩到楼下时明镜已经去公司了,明楼坐在沙发上,远远看到明台被明诚背下来正打算起身上前,就看到明台身后那条翘得老高的尾巴。明家大哥默默地揉了揉额角,觉得自己会担心这个小崽子真是想太多。


那边小崽子往这瞅了一眼,倒是关心了一句:“大哥你不舒服吗?”还算这小子有点良心,明楼扬起嘴角微微一笑:“没事,我身体挺好的。”


“那就好,那大哥,你把阿诚哥借我一天呗。”


笑意僵在嘴角,明楼觉得自己错得离谱,这就是个小没良心的!臭小子!



查看全文

嗷嗷嗷谢谢我宝
剪的太燃了我好喜欢!
以及夹带的私货23333333
爱你爱你❤❤❤❤❤❤

一只宅小南:

【古装群像】星辰变

大概是个剪歪了的群像,一言不合就开打,都没办法好好舔屏了!

剧情考虑,只剪了18只男神OAO

P1正片 赠场场&景 

P2 彩蛋 赠 @稻场   生日快乐

P3 绿野仙踪版

特别感谢: @馥郁flower & @seriker 

花花是我的素材库 seriker是我的封面救星么么哒

公明是场场的 子阙是景的 狍狍是八二的【虽然八二一定不会看=V=】

友情提示:微CP向——严乔、霆锋、凯歌、陆花、红白玫瑰

人设:

【仙】

上仙:白子画、冯叔、无情【三只都很喜欢弹琴】

神界将军:飞蓬  【镇守南天门不得随便进入凡间】

捉鬼分队大队长:石太璞  【经常在凡间溜达查看情况】

        实习队员:张小凡【飞蓬的师弟 因为不稳定经常精分XD】

镇守怪物的吉祥物:狍狍【以美貌镇压怪物】

室外高仙:师尊【经常以各种形象出现在凡间 飞蓬和小凡的师父】

【人】

白玉堂【因为长得太帅所以破格准许可以和BOSS对打】

萧十一郎【为他入魔为他征战最终抱得美人归】

陆小凤【只是为了推动剧情发展其实并不想领便当】

秦子阙&公明【景和场场的爱 必须要带上!】

夫仔【骨骼清奇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飞蓬的徒弟】

【魔】

欧阳少恭【大大大BOSS 琴弹得太好 惹了不少麻烦】

丁隐【只是想要一个好看的写轮眼 但是后来剑还被小凡抢走了 被师尊和小凡打回正常状态OAO】

小红花【只是单纯的摘一下手套而已】

虎砸【哥哥不允许我和人类在一起 哭唧唧】


逗比版一人一句话:

马天宇【为什么人和仙不能在一起!what!人和魔也不能在一起 嘤……】

陈晓【傻瓜  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冯叔【家有熊孩子弟弟心好累  我还能再弹一首清心咒】

凯凯【捉鬼小分队五道杠大队长怒刷存在感】

歌歌【那只大队长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乔乔【看怎么看,人再多照样打不过我】

宽哥【唔,美人你开心就好】

李易峰【丁隐你不要跑  追你到天涯海角 开启自动定位写轮眼】

丁隐【get小凡同款写轮眼,好开心】

鹿晗【木有古装也要刷存在感】

师尊【为夫报仇啥的我才没有】

陆小凤【为了剧情不甘不愿做炮灰  我是师尊的道冠】

白子画【听说有个魔弹琴比我好,我得去会会】

公明【我真的只是跑龙套的】

秦子阙【比楼上多一个镜头我自豪】

无情【关爱单身狗协会荣誉会长】

云霆【神之右手】

夫仔【我……是被逼的】


【凯歌ABO】成瘾

噢噢噢???上了车发现没油了???

anyway谢谢我家大灯爱你爱你(づ˘ﻬ˘)づ~~~

子夜长灯:

抱歉我就是先来占个位!


大场 @稻场 生日快乐!写完实习日志之后是真的赶不及了QwQQQQQ,回头再补开车,么么哒(づ ̄3 ̄)づ╭❤~


说起来这个脑洞还是你cp半年前开的【


 


1.


他慢半拍地觉出痒。


焦躁感如同爬动的蚁,细小隐秘,一点点咬啮身体,令人如坐针毡。


眼中的景象像是蒙上了一层透明的糖纸,清晰且扭曲,泛着一层多彩梦幻的光,把现实与意识分割开来,身体的触觉变得模糊而遥远,胡歌觉得,自己说不定会因为脚步不稳而跌倒。


如果不是背后的人稳稳的支住了他。


王凯的手臂环在他的颈上,衣料的质感柔和,擦过颈侧时却莫名让他浑身僵硬,胡歌的呼吸略微急促起来,昏沉的脑海徒然清明了一下。


他挣扎了一下想要站直,些微压迫感说不上是来自于颈间的手臂抑或身后王凯的吐息,出于人类对于要害部位的本能防卫,他想要远离,只是本能先他一步做出了选择,胡歌抿出毫不自知的笑,歪头靠上那条手臂,醺然酒香无声地浸润了他的神经,让身体软绵绵的靠紧身后坚硬的胸膛。


那个怀抱如他所愿的更紧了一些,王凯热气蒸腾的面颊贴上后颈,胡歌能感觉到他微硬的头发擦过耳尖,细小的酥痒瞬间激起电流,沿脊柱奔腾而下,让他的膝盖发软,小腹蔓延出陌生的酸胀。


红酒的温软中,似乎掺进了一丝咖啡诱人的苦香,胡歌愈发头晕目眩,索性把半个身子都挂在别人身上,也不管王凯是不是被突如其来的重量扑的差点泼了酒,王凯一把差点没捞住他,连几分酒意都惊干净了,赶紧把人的胳膊往自己肩上搭,向还对着他们俩的手机镜头连连摆手:“我把这家伙送回去。”


TBC



查看全文

 *台词均来自日剧【请让我叫您岳父大人】,好剧!强力安利!灵感来自蝙超版和盾铁版!

**23岁的台花和51岁的阿诚相爱了,同样51岁的台花爸爸梁王陛下又会如何接招呢?

***51岁男人之间的心理战aka今天的梁王陛下也为儿子的婚事操碎了心呢。  

****懂日语的宝贝不要看

*****答辩通过了好开心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成疾

尔归家时已苍苍老矣,白发躬腰,病痛缠身。唤之无应,旧景之下竟举目无亲,孤独老去。遂惊惶之,恸哱之。

遂醒。惶惶惴惴睁眼至天明,远望日出之疮痍相,终泣不成声。

归来,归来!

查看全文
© 稻场 | Powered by LOFTER